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超级医保局”三项重权在握 三医联动改革初见曙光

作者:王晓慧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6-1 20:30:40

摘要:据记者了解,医保局集中了基金支付、药品采购和价格管理三项重要权力,被业内称之为“超级医保局”。

“超级医保局”三项重权在握 三医联动改革初见曙光

本报记者 王晓慧 北京报道

5月31日,新组建的国家医保局正式挂牌。至此,国务院新组建的部门和单位已全部挂牌亮相。

“医保局是一个全新的部门,涉及财政部、人社部、卫健委以及民政部等多个关联部门,为此,需要重新组建人事、协调各种资源等,所以需要较长时间的准备。”5月31日,一业内人士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来看,人社部医保司的人马已基本到位,不过,由于涉及城镇职工医保、新农合、养老等多个领域的内容,整合之后,这中间的界限如何厘清,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过渡。

据记者了解,医保局集中了基金支付、药品采购和价格管理三项重要权力,被业内称之为“超级医保局”。

从“九龙治水”到合一

3月17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决定,组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医疗保障局。

3月31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推进会召开,提出了机构改革具体的“时间表”和“路线图”:4月中旬,要在确保具备集中办公条件,确保领导班子成员和综合司局实现集中办公的基础上,完成新组建部门挂牌。要抓紧制定“三定”规定,从严核定新组建部门内设机构数量,按照“编随事走、人随编走”原则核定编制数量,6月底前印发执行。

同时,继3月23日国家监察委员会揭牌后,国务院新组建部门和单位紧跟步伐,陆续挂牌亮相。直到5月31日,国家医保局正式挂牌,至此,国务院新组建的部门和单位得以全部挂牌收官。

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出,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城镇职工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生育保险职责,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职责,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药品和医疗服务价格管理职责,民政部的医疗救助职责整合,组建国家医疗保障局,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

同时,国家医保局的领导配置也遵循了这一思路,胡静林任局长,施子海、陈金甫、李滔任副局长。

记者通过梳理发现,就任国家医保局前,他们的任职分别为:胡静林为财政部副部长;施子海2016年1月担任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司长,2017年10月同时担任发改委副秘书长,价格司正是主管药品和医疗服务价格的部门;陈金甫为人社部的医保司司长,该部门整体从人社部并入国家医保局;李滔为卫健委基层司司长,主管新农合。

“从目前的任职情况可以看出,财政部是大头,基本人员是人社部医保司的班底,人社部医保司在其中有着相当重要的位置。”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国家医保局挂牌之前也曾讨论过,国家医保局由医保司来管理行不行?但最终因医保司的管理权限相对较小而未能成型。

记者留意到,国务院其他新组建的部委,大都是在原有部门的基础上整合挂牌,如自然资源部是基于原国土资源部,卫生健康委员会是基于原卫计委,应急管理部基于原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而医保局则是将人社部、原卫计委、国家发改委、民政部等多个部门的相关职责进行整合。

除此之外,记者还注意到,国家医保局的办公地址并未如此前坊间传闻设在人社部,而是选在了距发改委、财政部、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不远的三里河附近。

统筹推进“三医联动”改革

为完善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和大病保险制度,不断提高医疗保障水平,确保医保资金合理使用、安全可控,统筹推进医疗、医保、医药“三医联动”改革,是成立医疗保障局的主要目的之一。

单单以医保为例,我国城镇医保的统筹层次基本上在地市一级,有些新农合到县一级,到省一级的比较少,这就导致所有的政策和资源都是相对分散,很难形成合力。为此,近两年,我国也进行了多方面的探索,比如说探索城乡整合,建立全国联网的异地结算,比如集全国之力开展药品谈判等,这都是将医保作为一个整体来考虑。

医保在全国范围内作为一个整体考虑,才能更好地发挥医保的作用,而要想实现医改统筹必须推行“三医联动”,调整好运行机制才能确保医保基金的安全可控,才能对医疗机构医生的行为、诊疗行为有很好的激励和约束。

据记者了解,新挂牌的国家医保局主要职责是,拟订医疗保险、生育保险、医疗救助等医疗保障制度的政策、规划、标准并组织实施,监督管理相关医疗保障基金,完善国家异地就医管理和费用结算平台,组织制定和调整药品、医疗服务价格和收费标准,制定药品和医用耗材的招标采购政策并监督实施,监督管理纳入医保范围内的医疗机构相关服务行为和医疗费用等。同时,为提高医保资金的征管效率,将基本医疗保险费、生育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一边管着每年数万亿的医保钱袋子,一边成为医疗服务和药品的“超级采购方”,还对医保类医疗服务拥有监管权力,为此,医保局被业内视为是最有钱、最有权的部门。同时,在“三医联动”改革的三个关键措施中,降药价、调服务价、调整支付政策都需要医保局完成。

“国家医保局成立之前,部门各自为政,医疗、医保、医药很难做到真正意义上的统筹,如今,整合到一起后,功能将合一,更具权威性,更有谈判力,监管能力也会提升。不过,通过多部门整合出的新班子还需要一段时间的磨合,近一年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政策和动静。”上述业内人士称。

而就在不久前举办的“2018第十四届中国健康产业高峰论坛”上,人社部医疗保险司副司长颜清辉曾表示,新时代医保具有长期趋势性、利益复杂性等特点,医保在医改中不起决定性作用但起着基础性作用,成立国家医保局是机制的转化,不能新瓶装旧酒,要从治理机制、治理体系和治理结构上解决问题。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