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观点正文

美发动的全球贸易战正在重创WTO,如果美退出WTO呢?

作者:庞中英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6-4 12:39:18

摘要:假如,美国退出WTO后,出现一个欧盟等组织领导的新的WTO,那将是一个不幸中的万幸?

庞中英

中美第三轮贸易谈判6月2日在北京结束,双方没有宣布任何共同的东西(第二次谈判则发表了5月19日《联合声明》)。不过,媒体上能看到这次会谈中美双方参加人员的中式大合影和中方的单方面声明。我们尚未看到美方的单方面声明。

美对中加征关税,不可避免?

中方的单方面声明认为谈判是有成果的,同时也警告:“如果美方出台包括加征关税在内的贸易制裁措施,双方达成的所有经贸成果将不会生效。”

在与中国谈判解决贸易争端的同时,特朗普政府向美国的其他主要贸易伙伴,尤其是美国的亲密盟国,如欧盟和加拿大等,加征关税。欧盟和加拿大对此反应激烈。

欧盟认为,特朗普政府这样做,构成对目前世界经济秩序的严重破坏。马克龙总统甚至警告特朗普政府,历史教训是,经济民族主义要导致战争。他指的是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民族主义导致了后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而加拿大特鲁多政府则指责美国加征关税的荒谬。

美国不惜对欧盟和加拿大加征关税说明,尽管中美处在贸易谈判中,美国不可避免要对中国加征关税。中方上述单方面的声明并不能阻止美方对中国加征关税。

关税这个东西因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贸易政策而再次回到国际贸易关系中,而且如此突出,给人的感觉是历史的大倒退。难道过去将近30年的全球经济自由化白费了?20世纪90年代,在总体经济自由化的大背景下,关税的重要性大大下降。

在西方(例如意大利)将出现一系列与特朗普政府本性差不多的民粹主义政府,而在非西方(例如马来西亚),也会产生不一定叫做民粹主义的民粹主义政府。这些政府几乎无一例外,在经济上是排外的、保护主义的。他们要做到排外和保护的便捷方法,便是拿出关税这个古老的工具。

美发起贸易战,凸显WTO的危机

美国政府解决与其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贸易争端不是诉诸全球贸易规则,而是单方面的关税战,意味深长。美国与世界其他最主要经济体之间的贸易冲突是一个多边问题,美国应该通过多边途径来解决,而不应该通过美国的单边关税措施或者双边解决(谈判加威胁)。

本文想指出的是,人们一般把特朗普政府的所作所为叫做贸易保护主义,这是不够的。对特朗普政府来说,并不仅是贸易保护主义,而且是贸易进攻主义。由于进攻被认为是最好的保护,借助美国仍然在全球体系中的超级强权地位,特朗普政府不断、持续地向其贸易伙伴发起贸易攻势、压力、威胁。

关于现存世界秩序和其具体表现的多边体制的危机,在西方学术界和政策界已经讨论多年了。WTO的危机,最能证明目前的世界秩序确实处在危机中。

WTO与其他世界秩序的化身不一样。该机构一方面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国际经济秩序的基本支柱之一;另一方面,又是冷战结束后治理全球化(全球经济)的主要制度安排之一。WTO被叫做事实上的世界经济政府,也就是说,在贸易上,国际体系并不是无政府状态的,而是在主权国家之上存在公共的为各成员接受的准 “世界政府”。这是国际关系在20世纪最后几年取得的最大进步。冷战结束后,其他全球性世界秩序的代表机构,例如联合国安理会或者全球经济管理机构,如IMF等,都朝向所谓的“全球治理”,但是,改革有限,仍然不过是政府间组织,距离真正的全球治理功效尚远。

如今,特朗普政府发起的全球贸易冲突本身违反了WTO的根本规则,是对已经处在弱势地位的WTO的重大打击。

特朗普政府可能会退出WTO,早已不是新闻。如果美国与其主要贸易伙伴的贸易战打下去,WTO对此又难有新作为,美国退出WTO的可能性升高。

众所周知,特朗普政府从内心很不喜欢WTO。经济民族主义与WTO代表的全球贸易治理格格不入。这是两种不同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美国经济民族主义的代表人物,如斯蒂芬.班农等人认为,这一冷战后正式成立的多边贸易体制对美国不利,美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贸易关系不能再受WTO的管辖。

最近几年,美国赤裸裸地把国内贸易法凌驾于WTO多边规则之上的情况愈来愈多。特朗普政府当然也还用WTO,但仅仅把其当作对美国有利的工具用。例如,联合欧盟和日本,美国在WTO告中国的知识产权问题。但是,大多数情况,美国不再带头维护WTO,甚至拆WTO的台。美国批评WTO的争端解决机制,以“美国利益优先”为标准评判WTO争端解决机制做出的裁决。特朗普政府阻扰、拖延WTO任命上诉机构(appellate body)的新法官,破坏了WTO最重要的争端解决机制。一般认为,WTO争端解决机制实际上走向瘫痪。

解决贸易争端是WTO最重要的工作。争端解决机制不工作,等于废了WTO最核心的制度。

WTO其他成员,如何应对危机?

面对这样的危机,世界经济中的其他主要成员怎么办?

欧盟是以规则为基础的世界经济秩序的主要建造者和维护者。特朗普政府或者其他政府对多边贸易体制的打击,欧盟首当其冲。

尽管各成员国也面对着与美国类似的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在欧洲,有不少要人建议形成一个没有(缺少)美国的WTO贸易争端解决机制;甚至,假如美国最终退出WTO,他们主张,仍然维持一个小的但新的WTO。法国总统马克龙最近在OECD的一个会议上呼吁改革现有的WTO,形成新的管理全球经济的规则。

欧盟在WTO改革问题上与美国有共同利益。美国就是退出WTO,也仍然要借助WTO规则的修改来增加美国利益。这如同美国不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签字国,但美国要利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提供的规则制约其他国家。

这是欧洲的习惯性思维和做法。美国退出气候变化治理的《巴黎协定》后,法国和欧盟希望不仅维持《巴黎协定》。,而且通过别的途径加强全球气候变化治理。美国退出关于伊朗核武器问题的大国协定后,欧盟正在竭力主张维持或者修改与伊朗的这个协定。

假如,美国退出WTO后,出现一个欧盟等组织领导的新的WTO,那将是一个不幸中的万幸?世界经济的大部分将仍然是以规则为基础的。但是,此种没有美国的多边贸易体制的实验要取得成功,需要什么条件?(作者为《华夏时报》专栏作者、中国海洋大学特聘教授、国观智库学术委员会负责人)(主编商灏 编辑严葭淇)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